首個世遺古城:克拉科夫

我們一家初到波蘭的克拉科夫(Krakow)旅遊。回程時留下一個大問號:如果我是波蘭人,又怎會來到一個天氣這麼飄忽、生活昂貴及不太用心烹調的英國生活?

英國脫歐,其中一個原因是部分市民認為從東歐抵英的移民搶去他們的生計,而眾矢之的是波蘭人。可是,我對從波蘭來的同事卻滿有好感,覺得他們聰明勤快,殷切友善。剛過去的學校假期,我們一家初到波蘭的克拉科夫(Krakow)及扎高帕納(Zakopane)旅遊。一週充實愉快的旅程如白馬過隙,留下的卻是一個大問號。我不太明白,如果我是波蘭人,又怎會來到一個天氣這麼飄忽、生活昂貴及不太用心烹調的英國生活?

天氣佳好,物價低廉

先說天氣,我在六月到訪,本是當地雨季,但感謝主賜下怡人的陽光;所到之處也極合漫步遊覽,陽光明媚卻不至過熱。縱然英鎊在脫歐公投後大跌,此地的物價也比英國低得多,不論交通(尤其是Uber)、住宿及飲食也是價廉物美。

六月的克拉科夫,天氣怡人

用心烹調,真材實料

提起食物,不得不讚波蘭餐廳的水準。我們試了幾所餐廳,雖然菜式變化不多而賣相也只是中規中矩。可是,把食物放進口中時絕對感受到廚師對烹調的誠意,每處也以好材料奉客,吃得出看來平平無奇的菜式其實是千錘百鍊,盡量把原味呈獻。印象猶深的是在酒店餐廳的一道烤羊架,四塊肥瘦適中的羊肋被烤至微焦,切下去則是粉紅嫩肉,不配醬料吃來原汁原味。以其新鮮程度推斷,羊隻應是我們曾途經的區內農場供貨,類似的羊鮮味幼時在先父於紐西蘭之朋友的農場嘗過,童年回憶被味道喚起,卻有隔世之感。

來自波蘭,深受愛戴的教宗聖保祿二世

首個列入文化遺產之古城

克拉科夫一向是歐洲名城,公元4世紀已有人聚居,在16世紀未之前也是波蘭王國的首都。雖在13世紀被蒙古人蹂躪,但之後幾乎沒有在任何戰爭中受破壞。就算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最慘烈期間或是後來加入華莎公約國受蘇聯擺佈之時,克市也原好無缺,一直保留著幾百年來的優雅與氣派。難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1978年首次頒布文化遺產名單時,其舊市中心被列為12個文化遺產之一。

華巍堡的內庭

華巍堡 — 多元建築風格之大成

要遊舊城,最好的起點是維斯多拿河旁的華巍堡(Wawel Castle)。此堡是波蘭開國君的行宮之一,從1319年起共有35位君王在此加冕並居住。在被奧地利哈茨茲堡皇朝統治其間被用作軍用醫院,而在納粹德軍侵佔期間則成為德軍在波蘭的總部。現時修建好的華巍堡揉合羅曼式、中世紀、文藝復興、哥德式以及巴洛克風格的建築,以眼睛由內庭橫掃便可把千般風情盡捲眼簾。

雙塔雙樓,看盡浮華

到內庭觀賞堡內建築物是免費的,要進內一窺全豹便要分別付款但票價極其相宜。最多遊人參觀的是禮賓府及皇家公寓。前者是從前是國皇招待外賓的地方,底層的幾個大廳金碧輝煌,只嫌樓底稍低未有足夠空間彰顯氣派,後者展示從前的皇室生活,當中的貝華德塔(Belvedere Tower)可鳥瞰舊城風光;內庭的另一高塔珊多米加塔(Sandomierska Tower)則可飽覽維斯拿河(Wisla River)以及整過內庭風光。其餘的景點有華巍史館、東方美術館以及華巍大教堂,但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華巍龍穴,也是這城得名的典故。

飛鳥傲翔於華巍大教堂上

因屠龍得名之城市

相傳此洞有火龍,好吃綿羊及處女。當城中只剩公主為處女時,國王承諾將她許予能屠龍之士。唯重賞之下,也無人可屠龍。直至有一窮鞋匠,以硫磺塞滿綿羊,當火龍吃下之時便在其肚內爆炸。最後這位名叫克拉科(Krak)的青年娶得美人歸,成為國王並在龍穴之上建立堡壘,而此城也以他為名。這個只是眾多版本之一,另一版本是由皇子克拉科斯(Krakus)來屠龍的,可見傳說不能當真,但洞內絕對是初夏時份的消暑聖地,遊人可在洞的出口看到一座銅龍。

堡外的銅龍像

後記:遊客與居民視點之差別

上文問了一個問題,其實我心裏也有答案。作為一個遊客,能看到的必定是一個地方最好的一面,視點與當地人有異,旅遊與日常生活不能混為一談。若我在此多住數月,極有可能會選擇回英。而我自己也是一個居英的移民,其實不難理解波蘭人到英的原因。畢竟英國是一個體制健全、機會良多的社會,生活於此的自由度其實很足夠。下次會續談克市的舊城與周邊名勝。


你或許會喜歡以下文章,請點擊圖片來開啟

克拉科夫(2):舊城與週邊名勝
最「年輕」的古都:華沙
侏羅紀海岸 Jurassic Coas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