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既欣喜又驚艷的根特市

市政府也很貼心地點起若隱若現的燈火,在黑夜間為遊人呈獻市內建築的輪廓;也別忘了回到格拉雷斯,看運河上的點點粼光如何襯托根市的漫天星斗

快二月了,記得兩年前的二月趁小兒的學校假期去了一趟德國的杜賽爾多夫及科隆,再到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會合友人。這三個都是大城,要看的東西多,除非假期很長,不然便只能走馬看花,錯過不少精緻的面貌。可是,離布魯塞爾不遠卻有一個極富佛蘭達斯(Flanders)風情的城市,容許遊人作深入的一日遊,這便是從比京乘半小時火車便可到達的根特市(Ghent)。

根特市的遊客中心

以竊取換來的工業成果

根特的名字由塞爾特語滙流(Ganda)一詞演變而成,指的是城市乃利絲河與斯海爾德河的交滙處,後者能迅速接通英倫海峽,故此根特在中世紀曾是歐洲舉足輕重的商港,即使現時也是比利時第三大港。我們現在的製造業當然是全球高度分工,但根特在數百年前已發展出一套跨國分工的系統來引入別國的羊毛到本地加工成為高質的羊毛製品。根市也是最早在歐洲大陸推行工業化的城市,雖然這是不光彩地竊取英國工業革命的技術得來的成果。

富城所顯現的氣派

可想而知根特從中世紀起已非常富庶,富庶的程度絕對在其建築中反映出來。從首都乘火車來到根特,遊客第一眼所看到的已經是那氣派萬千的聖彼得火車站,往舊城走可經過市公園,園內有小湖泊及供兒童玩樂的遊樂場,公園旁是省市美術館及古典藝術館。朝已停用的里奧伯軍營方向走便到利絲河的分支河道,沿岸走20分鐘便抵舊城,途中可看到上訴庭大樓。

佛蘭達斯的傳統建築

舊城觀光區的中心點是格拉斯雷(Graslei),亦即是中世紀時期的商港,在此可登上運河觀光船來欣賞縱橫交錯的河道風光。首先經過聖米高橋及旁邊的聖米高教堂,導遊會介紹從前商港的繁華,但他的重點卻是兩岸的佛蘭達斯建築。讀者可能不知此名堂,但一看到相關建築物時便會認得這就是荷蘭及比利時的傳統建築,特點是那形似梯級的屋頂;而格拉斯雷所保存的是其中最古老的佛蘭達斯樓房。

多用途古堡

在經過格拉斯雷橋後便是那沿河而建的加芬史甸堡(Granvensteen,俗稱伯爵堡)。這座中世紀古堡有近九百年歷史,但作為市政中心的時期則只有起初的百多年,之後它曾用作法庭、監獄、鑄幣所以及布廠,現供遊客參觀。沿河經過幾條小橋及垂柳後便是從前的伯爵府第(Prinsenhof),當中最顯赫的要數在此出生,後來成為神聖羅馬帝國國皇的查理斯五世。可惜,此大宅只留下與河道連接的巨石宅門,原本的大宅已在嚴重損毀後發展成民居。觀光船的最後一個景點是華拔特河閘,遊船駛近此雙塔閘門時便要掉頭回格拉斯雷。

別開生面的新市政樓

別以為觀光船所看到的便是舊城的全景,市內還有一座被列為聯合國世界遺產的根特鐘樓,六百多年來為居民作防衛警報之用。連接鐘樓的是布業大樓,在中世紀時期乃市內的經濟中心。離鐘樓百步之內的是另一座哥德式高樓—聖巴夫大教堂,當中收藏了佛蘭明斯畫派名家范艾克兄弟創作的祭壇畫。鐘樓的另一方是一新一舊的市會堂,舊的一座雖然富麗堂皇,但與各歐洲古城的市會堂大同小異;另一座便真的是破舊立新了,新穎的不單是其龐大的帳蓬外型,更特別的是其用途。它完全沒有室內大堂或辦公室,甚至沒有牆壁,唯一的用途是供大型戶外活動之用,而活動期間當然有大帳篷為市民遮風擋雨。從舊市會堂往內城走便是商舖林立的購物區,當中不少是售賣比利時的兩大特產—巧克力與啤酒。

點點粼光對漫天星斗

在晩飯期間品嚐過比利時巧克力與啤酒後便以為旅程完滿結束的話便大錯特錯,the night is still young,好戲還在後頭。陽光下的根特固然討人歡喜,但月色下的根市更令人驚艷,所以晚飯後必定要在市內散步。而市政府也很貼心地點起若隱若現的燈火,在黑夜間為遊人呈獻市內建築的輪廓;也別忘了回到格拉雷斯,看運河上的點點粼光如何襯托根市的漫天星斗。來到根特,要日夜兼遊才不枉此行。

後記:旅遊污染

原來遊客也會被視為一種污染。我在乘觀光船的時候看到一幅以英語寫着「觀光船帶來聲音污染」的橫額。我立刻留意引擎以及團友的聲浪,無論如何也不覺達噪音的程度。我在想,當地人對遊客是有微言甚至是有投訴的。對我來說,我只能盡力做一個得體有禮的遊人,再多的投訴也愛莫能助。

同樣地我們的社會也充斥着許多投訴,有的是作為一個顧客的投訴,也有維持自身權利的投訴,近年更多的是為着不同歧視或彰顯政治正確的投訴。從正面看,我們可以說這是因為社會進步,個人權益受到重視的結果。我認為此論調在20年前無可厚非,但到現在已呈本未倒置之象,發展成個人或團體因要鞏固自身的利益或價值觀而妨礙他人維護自身價值觀或基本權益的自由。看看近年的「取消文化」(即要扳倒甚至「取消」不能完全顧及政治正確的名人)越見猖狂便知道事態不妙。可惜這些「取消文化」往往以政治正確的光環來包裝,一般名人根本無力對抗。我極為這「進步」到容不下反調的投訴及取消文化而擔心。 幸好根特市政府並未有為個別市民的投訴而取消觀光船,讓我相信仍有些人擁有良好的判斷能力。


你或許會喜歡以下文章,請點擊圖片來開啟

易於被人遺忘的兩個德國城市
從康和郡的海角眺望天涯
英式工作文化

新添加的資訊可寄到閣下的電郵 Get new content delivered directly to your inbox.

%d bloggers like this: